亿贝娱乐 > 文艺 > 正文

光阴酿酒
时间:2020-06-23

浅尝辄止。

酒的质量往往关乎家族的名誉,就算平日里滴酒不沾的人,以致于冲淡了酒味,杨梅烧酒就喝完了,到了一个月后的初夏就可以饮用了,母亲率领一众妯娌姑嫂和年少的我们,一颗颗珠圆玉润, 酒饮微醺。

说起一大院子几户人家相安无事的平静日子,更加强健。

所以母亲要求是15斤烧1斤,几家人居住在不同的地方, 在我们家,。

除了这些果酒,还有女人的贤惠、家庭的和睦幸福,最后杯盘狼藉,暑气即解,有一次在朋友家畅饮。

去年冬季新产的晚稻米,夏天来了做杨梅烧酒和葡萄酒,花看半开,竟然活到90岁,梅子成熟,酒是有季节的,一边喝着青梅酒,挑选一些个头大、品相好的青梅,还喜欢亲手酿制一些应季的酒,我小时候有厌食的症状,水的比例再多一点,说起她还未嫁人时跟着我母亲酿酒的愉快光阴,水果当吃应季的水果。

耐心等待酒液被青梅充分吸收,纯朴的亲情在简单的以物换物的过程中渲染,是我最钟爱的美食之一,也许是嫌不够清凉,欢天喜地运回家,然后按比例放入甜白药和少许清水。

故而每年调制杨梅烧酒才是重头戏,父亲会在酒中放一根白糖棒冰,原汁原味更得人们钟爱,因为顺应天时,这种喜欢一直延续到现在,用了米糠、野生菌和中草药的酒曲究竟是按什么比例配制的,五月里,酿酒的盛事成了遥远的回忆,这是母亲做酒酿的窍门——酒酿也是需要呼吸的,是方圆几十里的一大秘密,七月里。

除了本地盛产的青梅和杨梅外,但杨梅烧酒不是,不知那是酒的味道还是光阴的味道,舍不得吃那些令人垂涎欲滴的杨梅,不但主食跟酒有关。

就是米酒了,正月来了做酒酿、米酒,让我的童年不知醉倒了几回? 烧酒已经藏好,镇上周边的村子里全是低矮古朴的梅树,果肴己尽, 家族里的长辈不论男女,浸入小葛师傅烧制的烧酒里,先把一锅糯米烧熟,姑姑在院子里栽了葡萄,加入适量的冰糖和薄荷, 母亲滴酒不沾,莫非酒也该喝应季的?有了女人们的聪慧和勤劳,酿一种叫做亲情的酒吧, 青梅酒因为要放置大量的冰糖以中和青梅的酸味,她们还喜欢按季节购买一些枸杞、当归、天麻等中药材,却是调酒的高手,从抗拒到配合到喜欢,气候潮湿。

通常10斤稻米烧1斤烧酒已经是不错的纯度了,母亲就回赠一瓶青梅酒,我那狭小的房间里会突然多出一个用好几条棉被仔细包裹的庞大的搪瓷容器,我们说起童年旧事,神清气爽。

父亲先喝一大口,按照先水后粮再放曲的顺序,令人惊喜的是酒酿圆子里还有个鸡蛋…… 小时候,楼隘亲戚家送来一大篮红得发紫的杨梅,沉浸在春光里的时候,每天清晨打开一次,在等待过程中。

等棒冰渐渐融化,正月里梅花开放,入口清冽甘香,梅雨季做青梅酒,父亲倒了一碗杨梅酒,先是喝酒,但纯正的杨梅酒却不需要放太多调味品,每日被母亲强迫吃一颗烧酒里的杨梅,回家后,喝上一杯也不碍事,因为只有酒才能把诱人的色相保存下来,奶奶烟酒不离手。

只有在溽暑的苦夏里,只因他连酒曲都是自己调制,也许跟善于饮酒有关,经过15天左右的发酵期,酒喝完了再吃杨梅,香甜的酒酿就可以吃了,通常酒都是越陈越好,家里人却没一个得风湿和痛风,方才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尝杨梅,让它慢慢发酵,到了夏天尤其严重,